"

yabo平台注册登录

"
"yabo平台注册登录
  • "
    您目前的位置:学校官网» 吉利新闻» 专题热点» 最美吉利人

    最美吉利人|吴浩:我有故事,也有酒

    在一间墙上挂满了绘画作品的教室里我们见到了吴浩老师,他衣着整洁,精神矍铄,气质温和。四周的画有的是吴老的作品,有的是用于教学的范本,这是立德楼440教室,也是吴老的画室。


    每天都会作画,人物画、油画、版画、国画、素描、胶片画等各种类型的画坚持创作,吴老甚至没有午休的习惯,中午实在困了,就打个盹缓缓,再继续画,画画不能丢,一丢手就生了。 

    这句话,几乎囊括了他大半辈子,一画五十年。


    家里那些古画、书法、字帖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审美和人生选择。初中开始自学,临摹大家作品,高中师从雷启厚先生,打下坚实基础,八年部队生涯,拓宽绘画层面,精进绘画技艺。

    在天寒地坼的东北,零下四十多度的天气,冻得哆嗦也要去联队写生,在没有任何保暖设备的仓库,安安静静地,一笔一画地描出了大千世界、野马尘埃。


    时间的齿轮不停转动,时代轰然向前,90年代初,不算年轻的老,仍然带着少年的决绝南下广州,以初生牛犊不怕虎气势,打算在广州开个人画展。没有熟人、没有名气,他就带着自己的作品一家家询问,最后,这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走进了文德路上的博雅斋。

    起初,老板只想随便打发他走,但在吴老的坚持下,老板打开了他的作品,这是一幅红衣教小喇嘛抱着经书的人物画,神情各异、姿。刚一看完,老板就立刻拍板同意,他的画赞不绝口,甚至之后所请名人、媒体、场地设备的费用老板自掏腰包。开展当天,行人车马,熙来攘往,就这样,吴老开始在艺术界崭露头角。


    世界各地办画展,入编名人词典大型画册十多部,CCTV3台和4台都曾予报道,这些聚光灯没能迷了他的眼,他悄悄然地来到了北京吉利学院,做一名教书匠。

    “我想把我一生所学理论、系统化,将知识教授给学生,不断传承下去。吴老来吉利的短短两个多月内,已经编著了不少国画、书法相关的教材,在未来,吴老将会以国画、书法等形式开展更多课程,将国学文化传承下去。



    吴老的夫人是同行,也是他的批评家。有人吴老为其作两幅画,“我夫人愣是卡了我六张画,没让我过,最后再画了两幅她才满意。”吴老说起这件事来,就像个认认真真完成作业的小学生,一如当年。

    那个语言不通、没有手机也敢出国办画展的吴浩;是那个有人邀请就去、兴起,提笔就画的吴浩;是那个一封信就敢孤身赴约的吴浩;是那个作品风格适合,也敢在十天内再完成创作的吴浩


    吴老的一生有说不尽的故事,对我而言,最好的故事,就是自己。